安庆信息港

当前位置:

妄想症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安庆信息港

导读

(1)    云飞扬的“云记”茶楼经营已多年,因为这里的环境好,茶地道,是老年人娱乐聊天的好去处,因此生意一直很红火。  这天下午,五月的午

(1)    云飞扬的“云记”茶楼经营已多年,因为这里的环境好,茶地道,是老年人娱乐聊天的好去处,因此生意一直很红火。  这天下午,五月的午后骄阳似火,正是客人稀少的时间,云飞扬及服务生小王都懒懒的歪在长条沙发里,想找‘周公’聊一会儿天。世上偏有那不信邪的人,两位脸孔陌生的老伯迎着烈日,一前一后步入茶楼,一坐下便一壶热茶接一壶热茶地喝起来,小王虽懒得动,却也只能怨命苦的份,谁让自己是拿人工资的服务生呢,总不能让当老板的云飞扬起来侍侯着而自己继续歪在沙发里吧。  再看那两位老伯,两壶热茶下肚,都已是热汗直流,擦汗的大格手帕都湿得象被水浸过一样。小王耐着性子又沏了一壶茶端上来,笑问:两位老伯,这大热的天,喝这么多的热茶,出这么多的热汗,能舒服吗?老者被小王一连串的问题惹得呵呵笑: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小伙子,我们能出这么多汗,就证明我们身体健康啊,要知道,人体内有多少废物及毒素啊,若都能随汗排出,那可是连医院都不用去了。另一个接道:谁说不是,现在的生活好了,多喝点茶好啊,既可以止渴,又可以解腻,实在是不可缺少的又一大享受啊。先前那个感慨更深:是呀,现在的生活好了,喝茶都讲究个档次了,若要倒退四十年前,大人孩子饭都吃不饱了,谁还有闲钱喝茶哩……  小王懊恼,为自己的一句话,竟惹来了两老这许多的罗嗦,不禁小声嘀咕:瞧他们把茶说的,若真那么神奇还开医院干吗,干脆都改开茶行算了。放下小王满肚子的抱怨不提,再说那两老,既已打开了话匣子,便海阔天空的聊了起来。他们回味过去,其乐融融不减当年,赞叹到了八十年代,生活开始象变戏法似的好了起来,十有八家买了电视机,大人孩子再不用花钱买票去电影院坐那冷板凳了,更不必为了省钱看那露天电影却要受那蚊虫的侵袭。除夕夜一家老小围坐在电视机前,歌星、笑星、还有港台红星,离我们要多近就有多近,那可是从前连做梦都不敢想的哩。而今也在变,好象一眨眼的工夫,到处高楼林立,有时走在回家的路上,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路了,我们同样在变,只是比以前变得更老了……  歪在沙发里的云飞扬自然没有睡实,思绪早已随着那两位老伯所聊得话题,转了几个来回,才四十出头,还是英姿勃勃的大男人,竟有种活了几生几世的沧桑感。  接下来两老所聊得话题,让他听了又是为之一震。到底是什么内容,竟能够让在这个小镇上也算是传奇人物的的云飞扬的内心隐隐做痛呢?都传他可是“百毒不侵”呢!近二十年来,不知有多少少女做梦都想当他的新娘呀!无论是家庭情况,还是自身条件,云飞扬一直是一代女孩们心目中想嫁的对象。然而他却独身到如今,在外人看来,他永远是魅力四射“谜”一样的男人,让人无法接近、更无法解读。心里有多苦闷与寂寞只有他自己知道,对于母亲多年来催问他的婚事,云飞扬也在一再的想办法拖时间。云母是教师出身,而今已退休在家,讲话一直是很注重方式的:你也二十几岁了儿子,如遇到中意的也该找女朋友了……和我同事的姐妹都当上祖母、外婆了,什么时候你也能够让我享受到天伦之乐呢儿子?我同事的孙子辈们都已经谈婚论嫁了,我盼得还有希望吗儿子!  云飞扬左五年右十年的拖到今天,他自己都觉得难为情了,只有无耐地,勉强对已是鬓发花白的老母硬挤出一丝笑意:不急。写到这,大家大概已经明白,两位老伯所聊的内容,自然是有关一位姑娘:咱这镇子不大,却有一个传奇似的人物呢你知不知呀老哥?一个快四十岁的大姑娘就是不出嫁!听说她妈妈急得呀,是又生气又没办法。说起那个姑娘,咱镇上的人没有几个不知道的。说起这个,我比你知道的还详细呢,听说那丫头从小很有天分,立志长大了要当个作家、诗人什么的,在她十八岁那年,就因为听了一首什么漂泊的港台流行歌曲,当真的离家出走了,说是为了丰富以后的写作的经验,直到二十年以后的今天,才一事无成的回来了,眼看妹妹们一个一个的嫁了,有了孩子,她却连眼皮也不眨一下,就那么一直高不成、低不就的待在家里。听年轻人说,一些偶像明星都不谈婚论嫁的,怕的是没人追捧,可她是什么呢?她什么都不是呀!  依我说呀…其中一老伯指指自己秃了顶的脑袋瓜:不是这有病、就是有别的病……  眼尖的小王发现云飞扬虽仍闭着双眼,但双眉却紧锁,便赶忙走过去制止说:两位老伯,俗话说守着矮人不说短话,我们老板四十多了,如今也还是单身呢。两老立时抱歉不迭,云飞扬到底是生意里手,不失风度地亲自起身给两老送上一盘精致点心,嘴角边浅浅的微笑,轻而易举地解了两老的尴尬局面,对他是赞不绝口。  再说那个被人视为传奇人物的姑娘到底是谁?竟能够时常牵动云飞扬的心,她与云飞扬又有何瓜葛?要想弄清这一切,还得从头说起。    (2)  那姑娘姓刘,单名一个莲字,从小聪明伶俐,模样俊俏,所以邻居的长辈们都喜欢她,并怜爱地叫她莲儿。云刘两家住得近,前后两家人,中间只隔了道篱笆墙。刘母是在莲儿十岁以后又生下两个小女儿的,云家也只有飞扬一个孩子,也许是太孤单的缘故吧,一有空闲,他便象个小大人似的,莲儿、莲儿的叫着,或背或抱的形影不离,因此两家大人相处的也是感情甚笃。莲儿会走路了,莲儿会说话了,后来到了上学的年龄,不住嘴的叫的只有当年的小哥哥而今已是大哥哥了,就连她在学校写的篇获奖作文,题目都是《我邻居家的大哥哥》。莲儿捧着登有自己作文的作文周刊跑去前院的云家报喜,早已知情的云母还是慈祥地夸奖她几句,已上高中的并已长了比汗毛浓密小胡子的云飞扬,放了未完的作业,笑呵呵地把莲儿高高举过头顶,叫着莲儿、莲儿你可真棒,大哥哥我也算没白疼你一场……  云飞扬到了该谈恋爱的年龄,并有了一个长着大眼睛的美丽女朋友,然而他却总是心事重重的与人家约会,热情也更是少得可怜,每每约会,总是惹得姑娘抱怨地噘着嘴,任性地和他找茬生气。云飞扬不知如何是好,又懒得想办法哄女朋友开心,倒是与天真直率、活泼可爱的莲儿在一起时,反来得亲切自在。就在那年的端午节,他撇下女朋友不陪,却带着莲儿去登西山,淘气的莲儿岂是安分守己的主,非爬到树上要看看鸟窝里的鸟儿什么样子,结果可想而知,她从上面掉了下来擦伤了裸露在外面的皮肉。云飞扬心疼得什么似的,竟比他自己受伤还难受,简单的处理一下伤口,抱起莲儿就往回奔。也就在那个时候,他才猛然发现,那个曾经跟他咿呀学语的小姑娘,竟在他眼前不经意间长成个大姑娘了,也就在那一刻,他心底才涌起一股从没有过的牵挂和甜蜜……  傍晚,云飞扬撑着把大雨伞,与女友在细雨中漫步,姑娘偏说这样够浪漫,云飞扬却心不在焉,因为他的一颗心还在莲儿身上没收回来,想她吃饭没有、吃药没有、疼得好些没有。云飞扬的淡淡表情,让女友感到委屈,当她噘过一阵嘴后,仍不见他对自己有所在意,终于忍不住道出了对他的看法:“我就那么令你生厌吗?吝啬得连一句体贴的话都不肯对我说一句!”见他用惊诧的目光注视自己,她不由星目淌泪:我和你相处这么久,你没拥抱过我一次、吻过我一次,我想我并不是你理想的对象,你一定另有心上人……  云飞扬被说得连连摇头否认:我总惹你生气而又不知如何哄你是事实,你说我脚踩两只船,可是没有的事。云飞扬说的并不是假话,因为一直以来,连他自己也还不知道心思都在莲儿身上:既然我不能让你快乐幸福,我们就分手吧!说完他把雨伞交给了姑娘,自己转身走进雨中。身后传来姑娘带着哭腔的呼喊:云飞扬,你只知道我爱生气,可那都是因为我太爱你、害怕失去你的的缘故,你就感觉不到吗?当时幸亏下着小雨,让他不清楚淌在脸上的到底是泪还是雨……  当他落汤鸡似的回到家,告诉母亲已和女朋友分了手,心底竟涌起从未有过的如释重负的轻松感,云母呢,虽觉可惜,但并没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儿子身上。就在那天晚上,云飞扬自己也料想不到,他竟做了一个让他一想起来都心跳的梦。一切都象真的一样,莲儿在梦里欢天喜地地做了他的新娘,他也欢喜得好象刚刚吃了蜂蜜拌白糖,都甜透了心,但又觉得这一切来得太快,就那样手足无措地不知如何是好。当他梦醒睁眼,觉得心速仍旧很快,之后就胡思乱想起来,再也睡不着了。到这时他才清楚,和他分手的姑娘为何会说他另有心上人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当下他心里暗自有了决定,那就是等——等莲儿长大。在等待中,倒也不觉寂寞难熬,只是云母多次催问他的婚事,令云飞扬不得不费尽心思地找一些理由来拖时间:我一定要找一个我爱的姑娘,才可以和我相伴到老,所以妈就别着急当婆婆了好吗?……  云母还能说什么,除了羡慕同事或当了婆婆、丈母娘的份,就只有苦笑了。  然而,莲儿却在十八岁那年留书出走,一走就是二十年,云飞扬象在放一只风筝突然断了线,随风飘走无影无踪,但他却痴痴的守侯着,不曾动摇自己的信念,希望有一天她流浪够了再自己飞回来。一天听说她回来了并且见到了她,心跳加快不能控制。然而二十年的时间呢,各自经历了什么已无从说起,除了样貌没变,其余的已很陌生。莲儿虽仍旧称他大哥哥问你早已结婚了吧,有小孩了吗、是男是女?云飞扬却生怕被她看穿心事似的紧张得结结巴巴:我还是、还是一个人呢,不过、我倒觉得蛮自由的,莲儿目光一亮,不过那亮光一闪而逝,很快又恢复了黯然。  从那以后,两个人虽然天天见面,并互打招呼,但近在只尺,却好似仍旧远在海角天涯。    (3)    再说莲儿,自前一阵漂泊了二十年回来,性情大变,她再没有从前活泼的样子和开朗的笑容了。刘家二老见女儿归来,自然喜出望外,关于莲儿这二十年来都在哪了、怎么过的,她自己闭口不谈,父母也不愿问及。不过在不久的以后,两个双胞胎妹妹先后出了嫁有了孩子,而莲儿还形单影只的晃进晃出,刘母便由初时对莲儿的爱怜变成后来的急噪及气恼,因此常常抱怨:瞧她小时侯多聪明伶俐,原以为长大了能有大出息,料不到,真是“露多大脸、现多大眼”啊一点不错,而今没出息得嫁都嫁不出去了,她这是打算让咱们给她养老送终啊!  每每此时,莲儿总是不声不响的把自己关在自己的小屋。刘父看到这些总会于心不忍,示意老伴别抱怨了:你就少说两句吧,你没见莲儿的样子也怪可怜的。让老父气恼的是,若赶上两个小女儿在,她们不但不会劝解,在旁边还会说上几句冷言冷语,每每这时刘父不得不把不满都发在她们身上:你们可是都有自己的家了,惟恐天下不乱是不是?吃饱没、吃饱了都给我滚蛋!  你只说我爱发脾气,我这样还不是因为太担心她的将来吗!说完刘母老泪纵横。  云飞扬偶尔听见了这些,看到莲儿的处境,不禁心内怅然,百感交集。他站在自家的北窗前,可以清楚地看见莲儿端端正正的坐在小几前,在看那本常年不离手的徐志摩的诗集,而且不用猜他也知道,她还在看那首不用读都可以倒背如流的偶然……  又是端午节。这天,莲儿的两个妹妹全家相约一齐回到刘家,说好了午饭在娘家团聚,晚饭再各自回婆家团聚。刘父刘母十分高兴,早早的进了厨房开始为午饭忙碌,客厅内只剩下女儿女婿们。俗话说,“老猫不在家,小耗子上房巴”一点也没有错,岳父岳母不在,连襟俩看了呆坐在沙发里的莲儿会意地互望了一眼:我儿子在家就问我们,说我有小姨,就有小姨夫,我还有大姨呢怎么就没有大姨夫?另一个接:我女儿也这么问,弄得我们都不知该怎么回答了。两个妹妹明白各自的丈夫在讥笑莲儿,却不加制止,反觉痛快:我们莲儿姐呀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人家才懒得嫁象你们这样的凡夫俗子呢。  听到这莲儿倏地从沙发里站起身,嘴唇动了几动,然后什么也没说,只是看了他们一眼,众人脸上的笑容一下僵住了,还以为她会发脾气,谁知她却不声不响的走了出去,这时的外面正下起了细雨。刘父凑巧这时送水果进来,眼看莲儿失魂落魄的出了门,妹妹妹夫们却视而不见,脸色立时沉了下来,赶忙放下东西追了出去。不一会儿,刘父独自回来了,两对小夫妻因为心虚,大气都不敢出,只有刘母不放心地问莲儿呢,刘父脸色难看地却问他们是不是说了什么了,他们当然摇头否认。刘父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说飞扬正好从外面回来,见我没穿雨衣,就让我回来他去找了。  眼看午时已过,这时的雨也越下越大。两个小孩子开始嚷着肚子饿了,老两口只得叫摆桌子吃饭。面对一桌子的美酒佳肴,两个小姑爷却不敢纵情尽兴地放开肚子吃喝,一顿饭吃得是鸦雀无声。  将近黄昏,云飞扬才沮丧地独自走进刘家,他脱掉湿漉漉的雨衣,被刘父让到客厅坐下,刘母早已倒了杯热茶送到他手上。云飞扬独自回来,结果已经很明显了,老两口虽然心里惦记莲儿,却也不开口问及,看得出,云飞扬的焦急之情并不比两老少分毫。此时两对小夫妻也是又急又愧,早知会这样,悔不该当时为逞一时的口舌之快,对于岳父岳母的几次催他们各自回家去吧,他们也不肯就此回去。   共 10832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手术治疗急性附睾炎成果好
黑龙江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云南专治癫痫医院哪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