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信息港

当前位置:

情感口述酒后上司玷污了我的清白之身

2019/05/03 来源:安庆信息港

导读

有時候,我會對“走自己的路,讓他人說去吧”這句話產生懷疑,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的,很多時候,我們的生活往往會因為他人的介入而發

有時候,我會對“走自己的路,讓他人說去吧”這句話產生懷疑,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的,很多時候,我們的生活往往會因為他人的介入而發生改變。所以,被動是我們生活的常態,而主動則是我們生活的態度。

我用这些话来安慰依慧。从小到大,她遭受了那么多的事情,似乎生活中残酷的一面总是出现在她的身旁,而她仿佛就像一株坚韧倔强的小草,努力为自己活出一片天空。对自己的际遇,她在邮件中这样写道:我的生活就像一部连续剧,命运编剧将我的生活安排得太离奇了,我不知道故事会到哪里结束,下一集会是什么内容。我并不畏惧,我只是觉得厌倦,只想把它们说给一个陌生人听。

从小到大,我经历了太多的人情冷暖,我一直想改变自己的生存状态,为此我拼命地工作很长一段时间,我头脑里一直有两种思想在作斗争,一种是我想离开这个世界,活着太没意思了。每当我这样想的时候,另一种就会冒出头说,不行,你不能这样做,想一想你的母亲吧,她吃了那么多的苦。

我很小的时候就没了父亲,这就注定了我的童年不会有幸福可言。因为父亲的离去,我们得以回到天津,可是却没有容身之所,姥爷家不容我们,因为后姥姥不同意,一下子多三口人,姥爷家确实也没有那么大的地方,而奶奶家我们也去不了,因为父亲和奶奶的关系一直不太好。实在没办法了,母亲只好嫁给了现在的继父,好让我和姐姐有个安身之处。

继父对我们非常一般,可以说是不好。我和姐姐上学的钱都是母亲辛苦挣来的,继父从来没有给我们交过一分钱的学费。你知道我们家里是怎样吃饭的吗?每次吃饭只有一个菜,继父会把这一个菜分成4份,倒进各自的碗里吃。不管生活有多苦,我的学习成绩还是不错的,但我还是很早就出来工作了,因为母亲后来实在没有能力供我和姐姐上学了。

脑瘫是不治之症
广州治疗脑瘫医院
新疆三甲医院治疗癫痫价格
标签